医学论坛网 > 圆桌 > 《我是医生》 节目精彩回顾!

《我是医生》 节目精彩回顾!

标签: 我是医生 圆桌节目

医生是一个怎样的群体,他们有着哪些动人的故事,在从医路上他们曾经历过哪些艰辛和不易,他们为何要选择做一名医生?8月27日下午,由医学论坛网•圆桌主办的第3期视频节目——《我是医生 为生命而生》或将为您揭开答案。

  本节目邀请到了3位来自内科、外科和全科的医生,他们分别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心血管内科主任高炜,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肿瘤科副主任、院长助理汤小东,北京市朝阳区双井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科医学副主任医师马岩。(请双击底图)

您对医生这一职业有着怎样的理解,您有什么样的感触和体会,您想从他们身上了解什么?请扫描以下二维码,参与本期节目互动!

2014-08-04 11:23:19

    评论亮点

    1 刘云龙:

    多少年来我认为我们的病人和家属还算得上通情达理,能把我当成朋友。[查看原评论]

    1 姜亚东:

    但现在少部分医生,特别是低年资的医生压力都很大,工作强度大,加上身负重托,社会、国家、民众预期都很高,他们对自己预期也很高,所以心累,体...[查看原评论]

    1 圆桌小秘书:

    医生是呵护健康、呵护生命的人,整个社会尊重医生,就是尊重自己。[查看原评论]

    1 圆桌小秘书:

    尽管从医路上会遇到各种艰难,但我还有一个愿望,我愿意做大夫,愿意走下去。[查看原评论]

    1 张柏文:

    医生这个职业特别辛苦,医生的成长过程非常缓慢,但大家对医生的预期太高,认为医生就应该提供一种什么样的服务,其实目前,从国家医生卫生体制看...[查看原评论]

    收起
    展开
    您好,您尚未登录,无法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参与互动

    国家医考网http://bbs.guojiayikao.com

    引用 评论
    2017-10-25 15:49:34

    我是一个基层医生,28岁,刚参加工作3年,农村出来的,父亲脑出血,刚结婚一年,有了孩子,每天工作根本顾不上家里,压力相当大。

    引用 评论
    2014-08-31 19:07:02

    #圆桌•我是医生#北大第三医院副院长、心内科主任 高炜:尽管我们现在在网上也会看到一些人对冠心病植入治疗,支架治疗的质疑,实际上这些治疗是真的对病人带来很大的福音,尤其是对急性心肌梗死的病人,能够在第一时间让他的心肌能够开通,挽救他的生命。为什么讲这个,这个在第一时间开通血管,要求医生护士时时刻刻,我们24小时备班,能够在病人发病的第一时间能够随叫随到,我们现在叫绿色通道,这个真的为很多的病人解除了病痛,挽救了生命。但是这个对医生是非常大的压力,无论在开会的时候,即便是在半夜,电话响了,一组要赶到医院为病人治疗。很多病人没有到医院就猝死,即使到医院的病人也随时有生命的危险,病人和家属很多时候不理解,治疗的过程中也随时有很多的风险,所以作为一个医生从事这样的工作是非常的不容易,但是尽管这样,我们所有从事这个工作的医生也是乐于为病人奉献,是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可,能够让病人知道,冠心病治疗急性心肌梗死是非常好的治疗手段,尽管很辛苦,但是它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治疗手段。
    现在整个的医疗环境并不是非常的理想,我们在媒体上报纸上经常会看到很多的暴力伤医事件,这里面有很多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是让很多人问我们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还会不会做医生,我的回答是是,而且我还会选择心血管内科,就像前面讲到尽管它很辛苦很风险,但是它确确实实能够解决病人的治疗,能够挽救病人的生命,而且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是有很多的成就感的。但是这个过程也让我们充满着压力,我前面也说过我自己不仅是一个医生,也是一个老师,还是一个管理者,做医生已经做的很辛苦,同时要做老师再加上管理就更加的辛苦,而且心血管的学术发展是非常快的,你有几天不上网去看,你就会发现又有很多新的知识你不知道,要让病人得到最好的治疗,要让整个学科发展跟得上国际上的发展趋势,要时时刻刻让自己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提高。这里插一个小故事,我们经常在周末有很多的学术会议,要去讲课、听课、参加会议,有很多人问为什么都愿意在周末开会,好像非常不理解,我们如果不周末开会,在平时开会,谁来解决病人的问题,谁来门诊谁来治疗,所以在这样一个非常艰辛的环境下,医生在不断的丰富自己,不断的提高,为病人解除病痛。

    引用 评论
    2014-08-27 17:55:09

    #圆桌•我是医生#北大第三医院副院长、心内科主任 高炜:作为一个科主任,作为一个学科带头人,尤其我现在在负责医院的教学工作,我想对青年医师的培养,对培训的一些医生的培养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经常会讲当我们自己老的时候,谁来给我们看病,我们现在的医生应该说他们无论是知识储备还是对病人的关爱。
    我自己的专业是冠心病的介入治疗,这是从1989就开始了,实际上到现在已经经历很长的时间,在那个年代冠心病的介入治疗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发展都是比较初级的阶段,那个时候做记录没有像现在这么有多好的仪器、设备、器械,常常做完以后,因为当时没有支架,只是球囊扩张,所以做完了以后我们也担心并发症,做完了以后,不敢下班,看看病人有没有并发症,直到病人真正平稳以后才敢上班。当年在北京、上海大的城市开展的不错,但是在很多基层的医院没有开展,那个时候病人为了解决治疗。我是1989年就开始做冠心病的介入治疗,那个时候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都是初期,那个时候要穿着铅衣,有几十斤重,在X光下干活,非常辛苦,而且我们在心脏的血管上操作,压力是可想而知的,因为病人可能会发生瓣膜的撕裂,会有并发症,上台以后压力很大,下台以后担心病人有并发症,我们必须一直看到病人平安以后才敢下班,所以作为一个医生压力是非常大的。另外一方面,冠心病的介入治疗只有北京、上海才有,外地病人长途跋涉到北京来,非常的辛苦,而且是很多的病人的家属陪着一起来,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到外地去帮助当地的医院开展冠心病的治疗,为病人解决病痛,那个年代还只是星期天休息一天,所以我们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到很多外地帮助他们做介入治疗,真的很辛苦,那个时候我们可能是坐汽车或者坐火车。

    引用 评论
    2014-08-27 17:54:46

    copyright©中国医学论坛报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

    京卫网审[2013]第0193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经营性-2012-0005

    //百度统计